歡迎來(lái)到遼寧長(cháng)安網(wǎng)
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(huì )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打聽(tīng)了一年 終于找到救命恩人——車(chē)禍現場(chǎng)濃煙滾滾 倆本溪小伙冒險救人

來(lái)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本報駐本溪記者 劉妍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6-17 10:22

  要不是有人帶著(zhù)錦旗來(lái)打聽(tīng),赫連濱坤都快忘了一年前的那個(gè)夜晚了。

  赫連濱坤和王濤都是遼寧赫奕文旅集團有限公司——本溪大峽谷景區經(jīng)理。去年5月26日22時(shí)許,二人去本溪辦事返回南芬區途中,發(fā)現一輛車(chē)撞上了躍林山莊附近的高架橋橋墩?!爱敃r(shí)橋下非常黑,車(chē)還冒著(zhù)濃煙,我們的車(chē)都開(kāi)過(guò)去一段距離了,我從后視鏡里只能看到一點(diǎn)黃光?!焙者B濱坤回憶道。

  “橋墩那是不是發(fā)生車(chē)禍了?”赫連濱坤對駕車(chē)的王濤說(shuō)。王濤剎住車(chē),確定那點(diǎn)黃光是車(chē)尾燈在亮?!霸谶@里被困很難被發(fā)現,太危險了!”兩人一秒鐘達成共識,立刻回去施救。

  肇事車(chē)輛已經(jīng)嚴重變形,被濃煙籠罩著(zhù),赫連濱坤和王濤用手機照明,發(fā)現里面一共有3個(gè)人,前排兩個(gè),后排一個(gè),看樣子都失去了意識。

  兩人撥打報警電話(huà)和急救電話(huà)后,第一時(shí)間營(yíng)救被困司機,但車(chē)門(mén)打不開(kāi),司機被卡在方向盤(pán)和座位間動(dòng)彈不得,為了不給司機造成二次傷害,二人暫時(shí)放棄了對司機的救援,合力將副駕駛車(chē)門(mén)拉開(kāi),抬出傷者,讓他平躺在遠離事故車(chē)輛的地上。

  傷者略微清醒過(guò)來(lái),請他們快快幫助其他人,此時(shí),兩人顧不上車(chē)內黑煙越來(lái)越大,不斷嘗試撬開(kāi)后車(chē)門(mén),想要救出后排乘客,直至救援隊伍到達。

  赫連濱坤和王濤協(xié)助救援人員將車(chē)內兩人救出抬到急救車(chē)上,又配合民警做了筆錄,隨后便離開(kāi)了。由于王濤和赫連濱坤的及時(shí)救援,坐在副駕駛座位的田振良和司機郭磊得以生還,兩人的施救為傷者贏(yíng)得了寶貴的搶救時(shí)間。

  5月31日,田振良帶著(zhù)一面印有“人間有真情,救人于危難”字樣的錦旗來(lái)到本溪大峽谷景區,想找救命恩人。他從民警處得知救他的人中有一人復姓赫連,是大峽谷景區的工作人員。直至此時(shí),赫連濱坤和王濤的救人事跡才為人所知。

  田振良緊緊握住赫連濱坤的手激動(dòng)地說(shuō):“終于找到你們了!我住了一年的院才康復,一直想來(lái)謝謝我的救命恩人!要不是你們,我肯定已經(jīng)不在了!”

  在交接錦旗現場(chǎng),田振良說(shuō):“是赫連濱坤和王濤兩位好人的及時(shí)救助讓我們得以重生,他們的英勇行為讓我深刻體會(huì )到了人間的真善美?!?

見(jiàn)到救命恩人,田振良上前握住赫連濱坤(右)的手。

見(jiàn)到救命恩人,田振良(左)上前握住赫連濱坤的手。

  事件經(jīng)過(guò)

  在高架橋橋墩下,赫連濱坤和王濤發(fā)現事故車(chē)輛冒著(zhù)濃煙。

  ▼

  赫連濱坤和王濤立刻施救。

  ▼

  兩人合力將坐在副駕駛座位的傷者抬出并繼續嘗試救援其他傷者。

  ▼

  一年后,傷者終于找到救命恩人并送上錦旗。

  -對話(huà)-

  遼寧法治報:你今年多大?

  赫連濱坤:我是1991年出生的。

  遼寧法治報:發(fā)現事故車(chē)輛時(shí)猶豫過(guò)要不要上前救助嗎?

  赫連濱坤:真沒(méi)猶豫,當時(shí)就覺(jué)得這地方挺偏僻,我們不救他們,他們肯定有危險。

  遼寧法治報:發(fā)現油箱壞了,當時(shí)擔心車(chē)輛隨時(shí)可能爆炸嗎?

  赫連濱坤:當時(shí)顧不上想這些,就覺(jué)得情況很緊迫,得趕緊救人!回去路上我倆也有些后怕,幸虧車(chē)沒(méi)爆炸??!但當時(shí)真是一點(diǎn)沒(méi)考慮這個(gè)。

  遼寧法治報:以前有過(guò)救援經(jīng)歷嗎?

  赫連濱坤:我當過(guò)兩年兵,因為在景區工作,也接觸過(guò)專(zhuān)業(yè)救援,沒(méi)想到這次派上了用場(chǎng)!

  遼寧法治報:回去后沒(méi)跟旁人提起過(guò)救人的事嗎?

  赫連濱坤:當天回去跟家里人提起過(guò),就覺(jué)得挺驚險的。事后很快就忘了,真沒(méi)當回事,也沒(méi)想到他還能找到我們。

  遼寧法治報:看到被你救的人健康地站在面前是什么感覺(jué)?

  赫連濱坤:真是太高興了,當時(shí)他傷得還挺重的,我們好不容易才把他從車(chē)里抬出來(lái)。他活過(guò)來(lái)了,而且還康復了,太讓人開(kāi)心了!

  遼寧法治報:聽(tīng)說(shuō)后排的乘客沒(méi)能活下來(lái)……

  赫連濱坤:當時(shí)我們看到他時(shí)就感覺(jué)他可能不行了,眼看著(zhù)人在你面前,但是救不到,那種滋味真是太難受了,有可能的話(huà)我真希望把他們都救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