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(lái)到遼寧長(cháng)安網(wǎng)
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(huì )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他們的日常那叫一個(gè)“驚心動(dòng)魄” ——記錄刑偵民警的掃黑故事片斷

來(lái)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記者 任曉霞 馬琳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1-11-17 10:26

  核心提示

  在全省公安機關(guān)迅速開(kāi)展百日追逃行動(dòng)之際,“漏網(wǎng)之魚(yú)”“涉黑涉惡”“追逃”這些關(guān)鍵詞引發(fā)了百姓熱議:

  “總聽(tīng)見(jiàn)涉黑涉惡這個(gè)詞兒,這樣兒的案件老難辦了吧?”

  “都說(shuō)是惡霸了,肯定不好抓,民警都咋抓到的?”

  其實(shí),百姓們不是在提問(wèn),他們關(guān)注的是平安。

  平安是千千萬(wàn)萬(wàn)個(gè)家庭最關(guān)切的事,為了百姓的平安,偵辦大案要案的民警們付出了艱苦的努力。連日來(lái),本報記者通過(guò)采訪(fǎng)記錄下了辦案民警驚心動(dòng)魄的日常。

  新聞背景

  11月4日,全國掃黑辦召開(kāi)視頻會(huì )議部署開(kāi)展全國掃黑除惡百日追逃行動(dòng),劍鋒直指“漏網(wǎng)之魚(yú)”。中央政法委秘書(shū)長(cháng)、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指出,在逃人員不被抓獲,案件就難以攻破,正義就難以伸張,潛在的危害就難以消除,群眾就難以滿(mǎn)意,專(zhuān)項斗爭的整體成效就會(huì )打折扣。部署開(kāi)展百日追逃行動(dòng),就是要千方百計把潛藏、蟄伏、外逃等逍遙法外的涉黑涉惡在逃人員抓捕歸案,根除涉黑涉惡隱患,確保專(zhuān)項斗爭全面勝利,讓人民群眾有更多的安全感。


民警夜間在車(chē)內蹲守是常事。  

  坐標:鞍山

  抓逃犯?他蹲過(guò)真正的“坑”

  “蹲坑”,這個(gè)刑警的“口頭禪”,書(shū)面點(diǎn)的叫法是“蹲守”。蹲守是刑偵民警和犯罪嫌疑人比拼“耐力”時(shí)的必備技能。但對于鞍山市公安局鐵東分局刑偵大隊三中隊中隊長(cháng)李坤遠來(lái)說(shuō),為將5名涉黑涉惡在逃嫌疑人緝拿歸案,他和戰友們還真地蹲過(guò)“坑”。

  150多天才回1次家

  兩年前,29歲的李坤遠還是一名中隊的偵查員,因為擅長(cháng)追逃工作,鞍山市公安局將追捕“11·15”涉黑涉惡案件5名在逃嫌疑人的工作交給了他。出發(fā)前,他萬(wàn)萬(wàn)沒(méi)有想到,因為突發(fā)新冠肺炎疫情,給這次追逃工作帶來(lái)了前所未有的困難。

  “當時(shí)我們需要在沈陽(yáng)、撫順、丹東、阜新和吉林省吉林市這5個(gè)地方分別抓5個(gè)人,因為警力有限,我們只能抓到一個(gè)再趕往另一個(gè)城市抓下一個(gè)?!崩罾みh說(shuō),原本計劃兩個(gè)月差不多完成任務(wù),沒(méi)想到因為疫情,一下就耽誤了小半年。

  “我女兒剛滿(mǎn)1周歲,我的一個(gè)同事剛結婚,還有一個(gè)同事剛處的對象,大家都太想家了?!睆?019年11月15日至2020年4月20日,150多天時(shí)間里,李坤遠和同事們只在2020年春節時(shí)回家待了3天。

  150多天吃了300多頓方便面

  因為疫情,飯店、小吃部都關(guān)門(mén)防疫,追逃小組只能從超市買(mǎi)方便面充饑?!吧僬f(shuō)得吃300多頓泡面?!崩罾みh掰著(zhù)手指頭算了算。

  李坤遠坦言,現在他一看到方便面就反胃。為怕大家出現營(yíng)養不良情況,追逃小組每周能改善一次伙食,“我們自己想辦法買(mǎi)點(diǎn)肉和菜,再買(mǎi)個(gè)鍋,在路邊燉著(zhù)吃?!?

  偶爾路過(guò)營(yíng)業(yè)的超市,他們還得在車(chē)里儲備大量的礦泉水,想多買(mǎi)點(diǎn)水果都沒(méi)地方放。

  150多天住過(guò)3次公廁

  還是因為疫情,賓館旅店也都歇業(yè),追逃小組只能24小時(shí)“住”在車(chē)里。因為抓捕行動(dòng)貫穿整個(gè)冬天,一到夜里,寒冷最是難捱。

  “我們到丹東的時(shí)候正趕上當地冬天最冷的時(shí)段,后半夜都是零下30多攝氏度?!崩罾みh說(shuō),因為蹲守時(shí)車(chē)輛不能發(fā)動(dòng),所以車(chē)載空調也沒(méi)法用,實(shí)在扛不住就到附近24小時(shí)營(yíng)業(yè)的超市和24小時(shí)開(kāi)放的公廁過(guò)夜。

  “蹲坑,蹲坑,還真蹲到廁所去了?!崩罾みh笑笑后表情又嚴肅起來(lái),“我能記起來(lái)的在公廁里過(guò)夜就有3次,那里面有暖氣,還有門(mén)簾,比車(chē)里暖和多了?!?

  在各市排查逃犯藏匿地點(diǎn)期間,追逃小組也曾輪流到大家的同學(xué)、朋友家蹭地鋪,但經(jīng)常被社區防疫人員找上門(mén),將他們攆走。打了幾次“游擊”后,大家也就不給防疫人員添麻煩了,繼續過(guò)著(zhù)“流浪生活”。

  當5名在逃人員全部落網(wǎng),“11·15”案件圓滿(mǎn)告破后,追逃小組成員返回鞍山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,美美地吃一頓,暖暖地睡一覺(jué)。


方卓(左)和戰友準備抓捕犯罪嫌疑人。

  坐標:沈陽(yáng)

  抓“狐貍”?他能踩住“狐貍尾巴”

  “方卓是掃黑戰場(chǎng)上的一把尖刀,如果你想了解掃黑除惡的案件,找他準沒(méi)錯?!泵窬谥械姆阶渴巧蜿?yáng)市公安局沈河分局刑偵禁毒大隊大隊長(cháng)。

  大案、要案、難案的處置現場(chǎng),蹲守、抓捕的命案一線(xiàn),加班加點(diǎn)、挑燈夜戰的審訊室里,這么說(shuō)吧,在同事的眼中,只要是急難險重任務(wù),方卓從未缺席過(guò)。當然了,苦,方卓也沒(méi)少吃。

  破門(mén)而入沖上前

  將“套路貸”主犯死死壓在身下

  說(shuō)起“追逃”,方卓曾偵辦過(guò)一起涉及人數眾多、涉案金額巨大的“套路貸”涉惡案。

  在這起案件中,犯罪團伙妄圖采取簽訂貸款“陰陽(yáng)合同”營(yíng)造“合法”外衣逃避法律打擊。案情錯綜復雜,犯罪團伙組織架構嚴密、人員分工明確、作案手段專(zhuān)業(yè),而主犯張某更是狡猾得像一只狐貍,處處設置障礙,使調查工作異常艱難,案件線(xiàn)索也需要逐一核查。

  方卓帶領(lǐng)偵查員日夜奮戰,偵查數月,將該團伙犯罪事實(shí)全部查清。終于到了收網(wǎng)抓捕的時(shí)侯,可具有較強反偵查能力的主犯張某卻倉皇逃跑不知去向。

  方卓說(shuō):“為了追捕張某,我帶領(lǐng)隊員們連續蹲守了很多天?!惫Ψ虿回撚行娜?,終于讓狡猾的張某露出了狐貍尾巴。

  方卓沉著(zhù)而迅速地制定了抓捕方案,并率先破門(mén)而入。

  面對強烈反抗的張某,方卓不顧個(gè)人安危撲了上去,死死地將張某壓在身下。

  “我們事后在張某的床下搜出了一把事先準備好的尖刀。如果不是方卓果斷又敏捷地撲上去,那后果……”民警的話(huà)沒(méi)有說(shuō)完,但意思顯而易見(jiàn),尖刀一旦被張某拿到手里,那將是鮮血的代價(jià),后果當然不堪設想。

  田間炕頭下苦功

  揭下“中街惡霸”偽善面具

  涉惡案件卡在取證上,咋辦?方卓有招兒。

  沈陽(yáng)中街某商場(chǎng)總經(jīng)理姚某網(wǎng)羅社會(huì )閑散人員,組織黑惡勢力實(shí)施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,還在渾南農村以暴力非法手段霸占村民耕地,修建家族墓地。

  懾于姚某的淫威,許多村民受了侵害卻不敢出來(lái)作證。為盡快偵破案件,方卓連續數日吃住在單位,尋找案件突破口。

  白天不行就黑天,地頭不行就炕頭。

  方卓說(shuō):“那段時(shí)間總往村里跑,到村民家里去做工作,就是想通過(guò)這種方式能夠獲得村民的信任?!?

  經(jīng)過(guò)一個(gè)多月的不懈努力,先后有80多名受害人和證人站出來(lái)指證姚某罪行。

  之后,僅用7天時(shí)間,方卓就將該商場(chǎng)商管部經(jīng)理李某等13人抓捕歸案,成功將“中街惡霸”姚某涉惡犯罪團伙一網(wǎng)打盡。

  化裝偵查入賊窩

  喝退七八名壯漢擒惡霸

  化裝偵查,方卓最拿手。

  2020年年初,沈陽(yáng)某商場(chǎng)內的兩家理發(fā)店組織員工以免費體驗為誘餌,騙來(lái)被害人做護發(fā)理發(fā)后,用暴力恐嚇手段強迫被害人辦理會(huì )員卡進(jìn)行高額消費。

 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?“當時(shí)不知道里面什么情況,我就假扮成外地來(lái)沈人員跟著(zhù)攬客人進(jìn)去了?!睘榱苏莆照鎸?shí)情況,方卓沒(méi)有攜帶任何武器,進(jìn)入營(yíng)業(yè)場(chǎng)所當起了“臥底”。再借著(zhù)“做免費體驗”的機會(huì ),成功收集到足夠的證據。

  方卓還發(fā)現該團伙在渾南某大學(xué)周邊開(kāi)辦美發(fā)店,用暴力非法手段迫使同行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者被迫關(guān)店停業(yè)。就在方卓率隊前去調查時(shí),遇到了該團伙主犯之一賈某。

  戰機稍縱即逝,方卓果斷決定實(shí)施抓捕,并第一個(gè)沖入理發(fā)店。面對七八名身高體壯男員工的威脅恐嚇,方卓臨危不亂,成功將他們喝退,趁機迅速擒獲組織者賈某。隨后,其余以賀某為首的15名犯罪成員相繼被方卓和隊員們全部抓捕歸案,無(wú)一漏網(wǎng)。